侯豹可:至精至爱 守护光明

编辑:皇冠体育发布于2020-06-13 17:57

为巴基斯坦医生示范教学

个人简介

侯豹可, 1977年7月生,夏津人,解放军总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留美博士后。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青年委员、眼外伤学组委员、视觉电生理学组委员,视觉电生理学组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神经再生与修复专业委员会青委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师协会眼科分会青年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青年委员,中国老年医学学会眼科分会青年委员。擅长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视网膜脱离、眼外伤、眼底病、白内障的诊治,擅长玻璃体视网膜手术、白内障手术,在视网膜神经生物领域有深入研究。

北京西四环边上,五棵松体育馆对面,座落着久负盛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不过,她有个更好记的名字——“301医院”,在老百姓心中,这个名字意味着顶尖的技术水平,一流的服务质量,过硬的综合实力。

5月14日,记者见到了解放军总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侯豹可。这位德州老乡今年43岁,世纪之交从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毕业后,一步一脚印踏实攀登,在眼外科临床领域积累丰富,科研方面颇有建树,同时为公益事业作出突出贡献。

3个多小时的采访中,侯豹可讲述了奋斗经历,也分享了从医感悟。

“当医生是个凭良心的活儿”

忙碌,是记者对侯豹可的第一印象。采访过程中,他的电话保持着每隔10分钟响一次的频率。“因为疫情,很多需要复诊和二次手术的患者来不了,现在北京‘解封’了,检查、住院、手术都得安排起来。 ”他解释道。

在侯豹可的手机通讯录上,有这样一批联系人,标注着“某某患者”“某某患者家属”。患者的大量来电打破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对此他并不在意。每回值门诊,侯豹可难有准点下班的时候。有些等在诊室外面的患者没挂上号,他都尽量给加号,上午的门诊常常值到下午两点才结束。

“这些患者大都是外地人,其中很多把301当成‘最后的希望’,我多花点时间,让他们少几次舟车劳顿,这事儿很有意义。 ”他对记者说。

做医生这些年,见多了疾病引发的辛酸故事,让侯豹可和患者有了越来越多的共情。有一回,一个安徽人带着10岁的女儿来问诊,女孩是陈旧性眼伤,需要手术,但当时没有床位,至少要等半个月。过了两天,一位同事说,看到父女俩在马路边用油毡布打地铺。侯豹可说,他也为人父,能体会这位父亲的心情,便想了很多办法,最终为女孩加了一个宝贵的床位。

侯豹可明白,在医院坐诊只能帮助来得了301的患者,还有很多人没机会没条件到北京看病。所以,他乐于参加各类公益活动。“健康快车”发起于1997年,经过特别设计建造的4列火车,配备眼科医疗设施和志愿者医生,每年到3个偏远贫困地区,为贫困白内障患者做复明手术。2011年和2016年,侯豹可两度参与,作为医疗主任,帮助2000余人重见光明。

2017年12月,他参与健康快车“一带一路”国际光明行项目,到巴基斯坦,9个手术日为当地529名患者做白内障复明手术,并承担示范教学任务,用医者仁心为中巴友谊添砖加瓦。

去年7月到10月,侯豹可又到四川省宣汉县人民医院驻点帮带,帮助医院眼科独立开展玻璃体切除手术。

侯豹可说,每次看到手术后,患者因再次看得见眼前景身边人而激动的样子,他心中的成就感无以言表,所受的累和苦在这种感觉面前变得不值一提。“当医生是个凭良心的活儿”——这句朴素的话,是侯豹可总结的“行医信条”,多年来,他一直记在心上,落实到行动上。

“胸有惊雷也要面如平湖”

眼外科手术绝对是一项精细活。“3毫米的手术空间里,要操作两件器械,一件直径1毫米、一件直径0.5毫米,一定不能碰到无关组织。 ”侯豹可的这个举例,将记者带到紧张的眼外科手术现场。

要做好如此精细的手术,离不开长时间的学习与积累。这些年,侯豹可把医院眼科各细分领域的资深专家都跟了一遍。他注意观察专家的工作习惯,每类手术从准备到完成,每个步骤都记在本子上,到如今这些本子摞起来将近30厘米厚。学习消化后,再通过手术模拟训练系统勤加练习。

如今,侯豹可精通视网膜脱离、玻璃体积血、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眼外伤、白内障的手术治疗,技术全面而精湛,对这一职业的理解也日益深刻。

皇冠体育官网_皇冠体育平台 (http://www.cncprice.com/renwu/8780.html):侯豹可:至精至爱 守护光明